香港伤健协会

焦点文章

后天伤残人士的家庭支持

rsz dsc 5877

马丽庄教授,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工作学系教授,拥有资深的家庭治疗经验,亦是香港伤健协会于2017年9月16日举办的《共融研讨会2017:后天伤残人士的心理福祉》的主讲嘉宾之一。

对很多人来说,家庭是出生、成长和终老的地方,可说是人生的「归宿」,具有无可取替的特殊性。每一位家庭成员的变化都会对家庭带来影响,同样地,家庭的氛围亦会影响个人成长、情绪,以及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。在健全人士家庭中,个人的喜怒哀乐未必对一个家庭构成重大影响,但当家庭成员任何一位不幸伤残,除了他自身会面对情绪和压力外,整个家庭互动亦会随之而改变。

马教授总结临床咨询和分析的经验,伤残人士与家庭成员之间的互动模式大致可以归纳为四类。她指出一般后天伤残人士会将伤残的责任归咎于自己,以致情绪低落和孤立,较常会回避家人的接触和关心,犹甚者会认为自己不值得别人协助。相反,家人每遇到这样的情况更会不停嘘寒问暖,形成一种「你追我逐」的现象。而另一类互动模式是家庭成员之间的「冲突」,马教授举例:「其中一个个案,父亲因中风成为伤残而回避与家人接触,但太太却每天因为关心不断啰嗦,形成追逐的关系。但同时他们又相当齐心去责备儿子沉迷电玩游戏的行为。结果家庭除了出现夫妇之间因照顾而产生的冲突外,亦出现责难儿子的情况。在治疗过程中,不难发现儿子的情绪低落与父子关系密切有关。当父亲伤残后,青少年期的儿子却不懂如何面对父亲的状况,惟有靠打电玩游戏来抒发情绪,原来要协助儿子处理和过渡哀伤,所以有时不能单看问题表面来解决。」

第三种模式就是伤残成员与家人「一齐回避」问题,马教授指︰「其中一个个案的丈夫是伤残人士,二人都感到哀伤,丈夫因为自身的伤残而回避与人接触,而妻子则因为难以面对丈夫而回避与他沟通,结果二人只会独自外出,妻子也藉此舒缓哀伤情绪。最后一种互动模式则是家人「过份照顾」,因为家人只着眼于伤残成员的伤残问题,所以任何事都替他完成,忽略了他本身仍有的能力。」

马教授认为在支持后天伤残人士家庭时,有几点值得关注。第一,处理失丧与哀伤,包括个人情绪及家庭角色的转变;第二,伤残成员的自主与依赖照顾者之间的挣扎;第三,家庭成员间在照顾上的意见分歧;第四,家庭对伤残成员健康状况的焦虑。我们需要从以上四方面了解后天伤残人士的家庭,才能明白他们的需要,继而提供适切的介入。

当然,协助后天伤残人士及其家庭并非一时三刻可以完成的事,有时即使社工进行了多次面谈、家访,都未必能将他们面对的问题一扫而空。马教授认同「同路人」的重要,拥有类似经历的后天伤残人士的分享和鼓励是很有效的治疗良方。马教授表示︰「作为社工应该积极制造这类同路人平台,让他们可以分享经验。对于能走出哀伤的后天伤残人士,社工更应该鼓励他们多行一步去帮助别人,透过向其他类似个案分享经历,亦有助逐步建立他们的自信。」

 马丽庄教授指「同路人」可有效协助后天伤残人士及其家庭。

马丽庄教授指「同路人」可有效协助后天伤残人士及其家庭。

继续向下卷动

arrowdown4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