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伤健协会

焦点文章

岑幸富走过截肢伤痛 踏上共融作家路

岑幸富于截肢后,开始学习小提琴。

「假如可以再次健全,可能我只会想做一件好简单的事,就是可以一手拖着老婆、另一手拖着或抱着女儿,享受简单的家庭乐,就已经心满意足。」因交通意外于15年前导致左手截肢的岑幸富(阿富)如此说。

截肢后经历过7年「隐青」生活的岑幸富,于2009年开始加入香港伤健协会,起初工作只协助托管服务的日常运作,不过协会在工作期间给予不同的机会,令他得到多方面的尝试,例如在活动做司仪等,从而建立起个人自信。阿富表示︰「对协会充满好多的感情,我也视协会为自己的第2个家。2013年离开协会转到外面工作时,我开始感受到外界工作的压力,也令我回想起当年在协会工作时的温馨感。」

「2015年我再次重返协会工作担任活动助理,然后于2017年转到协会旗下的社企作其他方面的尝试。直到今年6月,我感到是时候再次出走,尝试到外面发展了。」不过他仍经常参与伤健学院举行的生命教育讲座,推广伤健共融。

经历过哀伤,所以特别明白后天伤残人士苦况的岑幸富,因缘际会下为参加写作比赛而开始撰写自己的故事,虽然最终未能得到冠军而错过了该次出书机会,不过岑幸富却因听到不少同路人因他的经历而深受感动,所以最终决定自资出书,希望透过自己的故事帮助其他人走出困境。

「对于协会,我真的可谓有着相当多的感情,所以自己已决定将今次著作,《假如我再次健全》的部份收益作为捐款回馈协会。」回想起整个历程的岑幸富如此说。

或许有人会问,首次撰写自传的岑幸富为何会以《假如我再次健全》作为书名。阿富表示︰「因为有一次我读了一本外国书籍《假如给我三天光明》,见到它如何描述一个视障人士的故事后,当时就想,假如我也可以复原,我的生活又会如何呢?而另一次在学校分享完结后,其中一位同学过来问我:如果知道15年前会发生交通意外,你会否再坐上那辆出事的货车?我当时想了一会就回答,我依然会上那辆车,因为截肢后一路以来获得的东西相当多、相当珍贵。」

「所以当决定出书后,就以《假如我再次健全》作为书名,希望让人在知道我的故事以后,一起想象假如我依然健全,我的生活到底会如何;或者我有这么多经历后,我依然能活在当下,做好当下的自己,我的生活又会如何,藉此希望让读者会有所思。」

阿富还补充说︰「以往香港甚少上肢需要截肢的人士,所以当时其实相当彷徨,更因而自卑地渡过七年。所以今次我希望透过这书帮助同路人,即使未能立刻解决他们心中的焦虑及困境,也希望能够缩短他们颓废的时间,尽快摆脱哀伤的心情。」

截肢后阿富结识了太太,拥有自己的家庭,并且开展了他的运动及音乐的路,三者现在都已成为「阿富」不可或缺的部分。不过向来重视家庭的阿富直言,家庭才是最重要的一环,他表示︰「因为家庭是我最大的动力,即使小提琴拉得再好、书写得再好,自己都会记起初心,记起家人以往对自己是最大的支持。」

对于音乐及运动,阿富表示︰「因为自己35岁才开始学习拉小提琴,加上作为截肢者,拉小提琴并非追求音质,反而是希望藉以向外界展现毅力,并以音乐作为自己的眼或者脚,带自己前往一个以往未曾接触的领域。而运动则能为自己建立起自信,记得以往健全时一直都学不懂游泳,但数年前为了参加三项铁人赛,竟然连游泳都学懂了。结合运动及音乐所建立的毅力和自信,我今天才会踏上成为作家的道路。」

写作能让人表达内心的感受,将自己的感情灌注于文字当中,而今次出书的经历,亦令阿富写出兴趣。阿富现时已计划出版第2本着作,希望他所写的励志故事,能继续感动他人。

岑幸富于截肢后,展现出他无限潜能。

岑幸富于截肢后,展现出他无限潜能。

 岑幸富不时都会自我弹整小提琴的音质

岑幸富不时都会自我弹整小提琴的音质

岑幸富對香港傷健協會有濃厚的感情。

岑幸富对香港伤健协会有浓厚的感情

 

继续向下卷动

arrowdown4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