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傷健協會

焦點文章

【假如故事系列(三)】假如得與失沒法計算

假如得失錯誤沒法計算--岑幸富

「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卻用它來尋找光明。」《一代人》

縱使身處於黑夜般的困境,縱然靈魂經歷著黑色的、撕心裂肺的創傷,經過歲月的沉澱,人卻正正可用那黑色的眼睛,尋找光明。熣燦或暗淡、失去或得著,都取決於一念之間。

岑幸富十六年前做速遞跟車,因為一次交通意外而引致左手截肢以及盆骨受損,鑲了兩顆螺絲。傷後經歷過黑暗的時光,更一度成為「隱青」,7年的「黑夜」卻為阿富帶來了熣燦的光明。

「可能」在於嘗試

2009年阿富正式加入香港傷健協會工作,結束了多年的「隱青」生涯。「起初的工作都只是協助中心託管服務的日常運作,工作算是簡單。」阿富回想道:「不過協會在往後的工作期間給予我不同的機會,鼓勵我作了多方面的嘗試,例如在活動中擔任司儀等,漸漸在不同的小成功和大家的欣賞中,我開始建立起自信。」

截肢後的岑幸富「得」與「失」都難以計算。

截肢後的岑幸富「得」與「失」都難以計算。

 

而阿富的嘗試並不止在工作方面,「沒想到自己35歲才開始學拉小提琴。」阿富笑著說。「作為截肢者,拉小提琴並非要追求完美音質,只是希望以音樂作為自己新的眼睛,帶自己看見一個以往未曾觸及的領域。」阿富所言非虛,因為由他學習小提琴開始,除了與香港管弦樂團一起合奏,創下千人合奏的健力士世界紀錄外,更有機會與歌手拍攝音樂特輯,在片後段中演奏;最重要的,是音樂讓阿富遇上他生命中的至愛,因為阿富的太太正是他學習小提琴的啟蒙老師。二人於婚後誕下女兒,組織起屬於他們的家庭。

在愈發建立起信心以後,阿富未有停止尋夢,更決定要嘗試突破框框,以傷殘之身獨自挑戰三項鐵人賽。「其實在未遇上交通意外前,我根本不懂得游泳,直至準備參加比賽,自己才花了相當多的時間,決心去學懂游泳,最終順利完成整個賽事。」

看著阿富的人生經歷,彷彿就在看著一場三項鐵人賽。

岑幸富更積極參與三項鐵人賽。

岑幸富更積極參與三項鐵人賽。

 

因為失去了才擁有

因著黑色的創傷能在歲月中得到沉澱,岑幸富不單找到屬於自己的光明,更希望帶著這光照亮他人。被一次寫作比賽所啟發,特別明白後天傷殘人士苦況的阿富開始撰寫自己的人生故事,更自資出書,希望透過自己的經歷幫助其他人走出困境。

「以往在香港甚少同路人,所以我當時其實相當徬徨,更自卑地渡過了七年。今次我希望透過出書幫助同路人,即使未能立刻解決他們心中的焦慮及困境,也希望能夠縮短他們頹廢的時間,盡快擺脫哀傷的心情。」

「所以當決定出書後,新書很快就決定以《假如我再次健全》作為書名,希望讓人知道我的故事後,跟我一起想像:假如我依然健全,我的生活到底會如何?」但阿富亦有另一角度的思考,「又或者重另一個角度去想像,在我有了這麼多的經歷後,假如我依然堅持活在當下,做好當下的自己,我的生活又會有怎樣的一個可能呢?」

岑幸富決定自資出版自傳,鼓勵他人。

岑幸富決定自資出版自傳,鼓勵他人。

岑幸富以《假如我再次健全》為自傳書名。

岑幸富決定自資出版自傳,鼓勵他人。

 

假如可以重來

黑夜再長,白天總會到來。儘管因為交通意外而截肢,但得與失要怎樣計算?無論在得或在失,我們還可以有怎樣的可能和想像?

「還記得有一次於學校分享,其中一位同學過來問我:如果知道16年前會發生交通意外,你會否再坐上那輛出事的貨車?我當時想了一會就回答,我依然會上那輛車,因為截肢後一路以來獲得的東西相當多、相當珍貴。」

身體障礙不一定是局限,生命仍可活得熣燦。

 走出傷痛後,岑幸富的人生因此而變得更加豐盛熣燦。

 走出傷痛後,岑幸富的人生因此而變得更加豐盛熣燦。

繼續向下捲動

arrowdown4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