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傷健協會

焦點文章

舞動傷健共融,突破藝術框框

王廷琳早前為香港傷健協會的賽馬會傷健營開幕禮排練舞蹈。

有人說,「傷健共融」就好比一對舞伴,在舞台上互相配合、互相帶領,體現共融精神。香港舞蹈家王廷琳(Andy舞蹈成體現傷健共融的媒介,打破傳統舞蹈重觀、型體美和流暢度的框架,讓不同狀況的傷殘人舞台,透過舞蹈表演帶動觀眾參與,向台下觀眾展現由傷殘人士跳出動人心的舞蹈。

舞蹈講求節奏、韻律及體動作的配合,以身體為語言進行「交流」的表達藝術。舞者將舞蹈音樂結合,透過肢體動作身體語言、有能量、有互動、有連繫,有身體接觸等,因此任何人都能夠透過舞蹈表達自己情感,觀看的人亦能透過舞蹈動作,感受舞者表達的情懷,所以無論傷殘或健全人士都可以透過舞蹈進行交流。

2007年成為首位獲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「藝術成就獎」的舞蹈家Andy認為︰「主流的舞蹈著重表演性及對舞者的要求十分嚴格,更少有與觀眾互動交流。但自己就希望能不斷打破這種框架,讓傷殘人士於演出時成為藝術天使。因為舞蹈是可以與人分享,更加無分高低,不分好與壞。透過主動邀請觀眾一起參與表演,令觀眾成為表演的一部份,達到傷健共融的境界,

雖然舞蹈練習是十分辛苦嚴格,需要付出不少努力及汗水,不過舞蹈卻為傷殘人士帶來不同的經驗Andy認為透過舞蹈可以讓傷殘人士擁有屬於他們的空間及成就,衝破自我框框學懂珍惜和與人分享。Andy的舞蹈助教Wendy亦認同︰「舞蹈可以為傷殘人士帶來滿足及成就感。他們未必能夠用言語充份表達,但透過他們的身體動作及面部表情,觀眾可以感受到他們情緒變化,讓觀眾舞者能變得更加親近。」

追求舞蹈藝術成就轉為追求人分享人生價值觀的Andy,擁有相當高的跳舞造詣,更有23年教授不同傷殘人士舞蹈的經驗,今天在課堂上面對不同能力的傷殘人士,Andy總有方法讓他們投入舞樂趣中。儘管如此,Andy過去亦曾經遇到過挫敗,他表示︰「於1994應演藝學院校長的建議任教一班中度智障的學生,因為我第一次接觸他們,加上溝通方法不同,當時我難以駕馭班學生,讓我感到相當大的挫敗感。因為過去的專業訓練教給我的,是舞者需要擁有優美的及音樂感,而且要有氣質及漂亮樣貎。這種種都與當時我遇到的學員有差距,的專業知識彷彿根本不能派用場,所以產生了很多疑問和煩惱。」

然而,這些煩惱反而令Andy產生不少反思,他會在課堂上觀察學生的行為舉止,再因材施教,這亦令他明白到不少人生道理,更令一教就是23年。特別讓Andy印象深刻的,有一位中度智障且患有血癌的學生,跟他學跳舞兩三年後因病離世,不過卻留下一封簡單的信,信中寫道「老師,跳舞的日子是我最開心的日子,希望其他同學都可以一樣開心,所以我會將自己零用錢留給舞蹈班。」Andy因此深受感動,明白到舞蹈成為這位學員人生的重要經歷,亦體驗到能藉舞蹈互相傳遞情感,所以他逐步打破自己以往跳舞的形式及風格框架,舞蹈融入生活當中,令課堂上的氣氛亦從此不一樣,變得充滿快樂和歡笑聲

從以往出色但不快樂的舞者,到現時教授傷殘人士跳舞,蛻變成出色而快樂的舞者。他表示︰「現在的我是一個懂得珍惜快樂的人,於任何情景都會盡量製造快樂,這種種都與以往的我有所不同,感覺自己於本質上有很大的改變,而且尋到自己的新價值及作為,以及行為背後的意義與學懂表達行為的動機,感覺已成為一個連自己也不認識的人;而隨著年紀漸大,性格上開始變得簡單、直接及純真,願摒棄很多人都覺得重要東西,反而卻不願放棄簡單及純真的事情,所以感覺自己每日都在蛻變,而這種蛻變相信與自己接觸的學生有關。」

王廷琳教導學員舞蹈動作。    

王廷琳教導學員舞蹈動作。

王廷琳於堂上示範舞蹈動作。

王廷琳於堂上示範舞蹈動作。

王廷琳與學員跳出快樂舞蹈。

王廷琳與學員跳出快樂舞蹈。

經王廷琳訓練後,學員亦顯得充滿信心。

經王廷琳訓練後,學員亦顯得充滿信心。

香港傷健協會的會員於早前傷健營開幕禮。

香港傷健協會的會員於早前為傷健營開幕禮努力排練舞蹈。

繼續向下捲動

arrowdown4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