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傷健協會

焦點文章

後天傷殘人士的家庭支援

馬麗莊教授認為肢體傷殘對個人及家庭都是帶來嚴重後果。

馬麗莊教授,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教授,擁有資深的家庭治療經驗,亦是香港傷健協會於2017年9月16日舉辦的《共融研討會2017:後天傷殘人士的心理福祉》的主講嘉賓之一。

對很多人來說,家庭是出生、成長和終老的地方,可說是人生的「歸宿」,具有無可取替的特殊性。每一位家庭成員的變化都會對家庭帶來影響,同樣地,家庭的氛圍亦會影響個人成長、情緒,以及家庭成員之間的關係。在健全人士家庭中,個人的喜怒哀樂未必對一個家庭構成重大影響,但當家庭成員任何一位不幸傷殘,除了他自身會面對情緒和壓力外,整個家庭互動亦會隨之而改變。

馬教授總結臨床諮詢和分析的經驗,傷殘人士與家庭成員之間的互動模式大致可以歸納為四類。她指出一般後天傷殘人士會將傷殘的責任歸咎於自己,以致情緒低落和孤立,較常會迴避家人的接觸和關心,猶甚者會認為自己不值得別人協助。相反,家人每遇到這樣的情況更會不停噓寒問暖,形成一種「你追我逐」的現象。而另一類互動模式是家庭成員之間的「衝突」,馬教授舉例:「其中一個個案,父親因中風成為傷殘而迴避與家人接觸,但太太卻每天因為關心不斷囉嗦,形成追逐的關係。但同時他們又相當齊心去責備兒子沉迷電玩遊戲的行為。結果家庭除了出現夫婦之間因照顧而產生的衝突外,亦出現責難兒子的情況。在治療過程中,不難發現兒子的情緒低落與父子關係密切有關。當父親傷殘後,青少年期的兒子卻不懂如何面對父親的狀況,惟有靠打電玩遊戲來抒發情緒,原來要協助兒子處理和過渡哀傷,所以有時不能單看問題表面來解決。」

第三種模式就是傷殘成員與家人「一齊迴避」問題,馬教授指︰「其中一個個案的丈夫是傷殘人士,二人都感到哀傷,丈夫因為自身的傷殘而迴避與人接觸,而妻子則因為難以面對丈夫而迴避與他溝通,結果二人只會獨自外出,妻子也藉此舒緩哀傷情緒。最後一種互動模式則是家人「過份照顧」,因為家人只着眼於傷殘成員的傷殘問題,所以任何事都替他完成,忽略了他本身仍有的能力。」

馬教授認為在支援後天傷殘人士家庭時,有幾點值得關注。第一,處理失喪與哀傷,包括個人情緒及家庭角色的轉變;第二,傷殘成員的自主與依賴照顧者之間的掙扎;第三,家庭成員間在照顧上的意見分歧;第四,家庭對傷殘成員健康狀況的焦慮。我們需要從以上四方面了解後天傷殘人士的家庭,才能明白他們的需要,繼而提供適切的介入。

當然,協助後天傷殘人士及其家庭並非一時三刻可以完成的事,有時即使社工進行了多次面談、家訪,都未必能將他們面對的問題一掃而空。馬教授認同「同路人」的重要,擁有類似經歷的後天傷殘人士的分享和鼓勵是很有效的治療良方。馬教授表示︰「作為社工應該積極製造這類同路人平台,讓他們可以分享經驗。對於能走出哀傷的後天傷殘人士,社工更應該鼓勵他們多行一步去幫助別人,透過向其他類似個案分享經歷,亦有助逐步建立他們的自信。」

馬麗莊教授指「同路人」可有效協助後天傷殘人士及其家庭。 

馬麗莊教授指「同路人」可有效協助後天傷殘人士及其家庭。

繼續向下捲動

arrowdown4x